一条正经的咸鱼~

【博君一肖】胡同里的事儿(一)

芭莎封面垂直入坑,萌新自割腿肉,极度ooc

现代架空,cp与本人无瓜,不上升正主,快乐你我他


肖战跺跺脚暗骂这该死的天气,哈着气搓着手等着王一博出来。北京的天本就阴晴不定,上午还在挂着太阳,这会儿已经飘起来了雪花。这是他和王一博断联的第三天。自从上次见了家长以后俩人大吵了一架,王一博这么个脾气好的一声不吭的搬回了学校,他们再也没说过话。


肖战脑内了无数遍如何道歉如何把王一博劝回家,抬头一看,那个离家的人儿正飞速跑出来,在看见他以后突然停下了脚步,眼神盯着他死死的让他一瞬间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然而在目光移到他身上的白色褂子上,赶忙脱下自己的黑大衣披在他身上还忍不住唠叨"怎么穿成这样就出来了"


王一博推开他,用自己最冷漠最酷的语气说"分手吧"


肖战的手僵住了,穿回大衣,静静的看着他,眼神里有不可置信有难过还有一丝自嘲,王一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看懂这么多,可能是因为雪是他们爱情的本体,他们在雪中相遇雪中告别,他们的爱情也像雪花一样,旋落旋融,终须离别。


他知道不能再继续站在这里了,抖抖雪准备告辞,肖战却强笑了一下"大冷天儿说什么冷笑话呢,也不怕冻着自己嘴巴。我刚和大张伟说今天去吃咱俩第一次见的那家炸串,地道的不行,他非说冬天撸串腮帮子不得被冻掉大半截,串儿吃不着几口西北风喝的倒是贼饱,哪有火锅来的得劲儿,重庆潮汕老北京,样样博得您欢心。唠了半天唠不下个所以然,我俩觉得得(dei)你来决定,你说呢?"


肖战的话让王一博想起来了第一次见到这个家伙的情景,那家炸串店并没有肖战吹的那么地道,北京也没啥地地道道的炸串店。上次吃着还不错的,还是大张伟带着他去天津,听着"结界(姐姐)赤沙啊,介嘛啊?介小伙长滴怎suai啊"之类的吃完了饭,大张伟还在感叹天津人民就是热情,顺便还教了他那个"一个伸手儿,一个伸手儿"的天津土特产,虽然他并不是很想学。至于北京那家不过是因为他俩的相遇让肖战对这个平淡无奇的地方戴上了八米厚的滤镜。


他们的相遇,和这家店一样,平平无奇,没有非主流小说中惊心动魄的狗血,也没有言情小说拨人心弦的浪漫,只不过是大张伟组了个局。在一起后肖战也总愿意和大张伟聚一聚,说是他们的爱情发起人。其实他很想告诉肖战,那不是他们的第一次相遇。


那天他把姐姐寄养在这里的猫还回去,到家下意识给那个拿小臭jio踩他的小东西加饭的时候,突然意识到这小家伙已经回家了,这些东西已经没有必要了。自己矫情的感叹了一句,果然不养宠物怕的就是现在这种感觉,比起得到他害怕的一直是失去。


当然他也感谢这个小东西让他鬼使神差的来到猫咖,猫咖有五层,他也不明白自己一个正常老爷们儿为什么大冬天的坐在露天天台喝咖啡撸猫。不过还好今天的天...天啊,古树青瓦,佳人似月,明眸皓齿,妙哉妙哉.....


偷偷拍下这张,甚至做成了屏保。深知自己性格,王一博觉得他和肖战有缘无分,直到大张伟有天用他手机打游戏上分,一开屏:豁,这不是肖战嘛,你俩学校离着这么远都认识了?王一博有你的啊!屏蔽了那些贫话,他抓住了关键点,"你知道他?"


"您不认识他?那还是您老人家玩的高端洋气,这不认识人家就先设成屏保了?我就说您老人家是个资深颜狗您还不承认,再瞅您p的这句话,你是我的光,好家伙,这您瞅着他是能暖和还是能刺眼睛?您是对咱学校供暖系统不太认同还是11点熄灯这个没人道的校规不满意?还是您觉得看看他,咱们学校就和人家学校一样开明了?"

"那帮我个忙?"

"合着我这半天白嘚啵了,得嘞,到时候记得请我吃火锅"

"撸串儿"

"都行都行,不挑嘴,吃饱嘴,那我这就去组局"

看着大老师的背影,他,究竟,怎么了?